弹棉花老汉潜伏清东陵10多年用钢板自制钥匙几乎搬空了皇陵

近两年来,盗墓题材的小说或电影颇为流行,前者有诸如《盗墓笔记》之类的经典大作,后者有类似于《寻龙诀》这种的热门电影。

在这些以盗墓为主题的文化产品中,摸金校尉们勇敢无畏、足智多谋,乍一看去人格魅力爆棚。但实际上,不管怎么解释,现实中的“摸金校尉”都只不过是一群卑劣的盗墓贼。

他们专刨别人祖坟不说,还倒卖文物谋取私利,给国家、人民造成了难以估量的损失,如果非要说他们有什么优点,那可能就只剩下了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就比如说是发生在1945年的清东陵盗墓案。

彼时,盗墓案的主谋觊觎皇陵中埋藏的宝藏,居然不惜为此改头换面扮了10年的弹棉花老汉。后来一朝得逞,整座皇陵都差点被他搬空,着实令人感叹。

就如前文所说,在盗墓主谋的运作下,清东陵多座寝陵严重受损,整座皇陵差点就被扫荡一空,某种程度上来说,即便是在“盗墓界”,这也是一桩历来罕见的“壮举”。

但实际上,完成这项“壮举”的主谋,他其实根本就不是盗墓“专业户”,这个名叫王绍义的老汉,早年其实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土匪。

彼时他刚20岁,为乱世所迫,加入了当地的一个武装队。当然,说是武装队,可实际上就是一窝土匪。他们平日里打家劫舍,迫害良民,几乎可以说得上是无恶不作。

只是,为恶也有为恶的好处,王绍义不仅从此过上了衣食无忧的生活,此后没多久他所在的土匪团还被奉系军阀相中,接受改编,摇身一变成了正规军。

不过,许是命运使然,王绍义加入军阀部队之后没多长时间就重新落草为寇,过上了打家劫舍的生活。

总的来说,土匪的生活和正规军的生活无疑是有所差别的,别的不谈,光是吃喝稳定这一项,他们就远不如后者。在这种情况下,王绍义等人合计了一番,准备劫了清东陵,从皇亲贵胄那边“借”点东西接济生活。

但他们没想到的是,这一伙土匪刚刚定下目标之后没多久,就碰上了奉命剿匪的孙殿英。此后结局不难预料,在兵强马壮的正规军面前,王绍义团伙一触即溃,全团人马死伤殆尽,逃出生天的只有王绍义一人。

不止于此,土匪团凋敝衰亡之际,就连他们之前想出的“好点子”也顺便被孙殿英给抢了去,后者没过多久就率军撬开了乾隆和慈禧的陵墓,卷走了难以计数的金银珠宝。

当然,这种情况是王绍义不愿看见的,可如今的他没人没枪,就算再怎么不情愿也没办法,为了自己的“盗墓大业”,他只能蛰伏于野,静待风起。

毫无疑问,盗皇陵是一件大事,也是一件难事,即便是对孙殿英此类正规军来说也同样如此,到了王绍义这边,难度则更是直接往上飙升了几个数量级。

在这种情况下,“潜伏在何处”和“如何潜伏”自然就变成了两个亟待解决的问题。当然,对此王绍义也不是没有思路。

他以前在外地学过弹棉花,现如今完全可以找个离清东陵近一点的地方开个弹棉花的摊子,如此一来,不仅日常用度有所保证,还能更好地隐藏身份。

念及至此,王绍义立刻就开始了行动。他先是自掏腰包买了个弹棉花的机器,随后便乔装打扮躲进了清东陵附近的一个村子里。

当然,移居的理由他之前也想好了,现在他的身份就是一个以种地为生、会弹棉花,因为打仗逃难到这里的农民。在此之后,王绍义便正式开始了自己漫漫十年的潜伏人生。

在村子里生活的这十年,王绍义白天耕地弹棉花,晚上漫山遍野地转悠勘察地形,期间搜集到了无数有关清东陵的情报,就比如说是清东陵有几个守墓人,又比如说是皇陵有一个大门,还比如说是陵墓地宫门锁的结构构成。

不止于此,十年的时间里,王绍义还通过各种手段招揽了一批同样对皇陵宝藏心怀鬼胎的人,其中包括但不限于土匪、流民、军阀等等。就以前期准备而言,王绍义可以说是已然做到了极致,可谓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1945年,王绍义等待已久的“东风”来了。彼时日本投降,国内局势稳定了许多,看守清东陵的人也随之大幅减少。在这种情况下,王绍义当机立断,立刻便展开了行动。

在守陵人“内鬼”关会增的帮助下,王绍义用钢片制造了一把能够打开皇陵地宫的钥匙,随后便带着300多号盗墓贼冲进了清东陵。

陵墓中的金银财宝晃花了这群人的眼,巨量的财富瞬间就击溃了他们的理智,一场属于卑劣者的狂欢就此正式拉开序幕。

首先是康熙皇帝的坟,他们把康熙的尸骨拖出棺椁,随意地扔在地上,接着便乱哄哄的拿走了作为陪葬品的九龙玉杯;接着是慈禧的坟,再其次是裕陵、慈安陵等等。

据统计,经此一役,以王绍义为首的盗墓贼集团总计搜刮了150多座皇陵,无数的陪葬品就此失踪,无数的文物惨遭破坏,一言以蔽之,他们差一点就搬空了清东陵,顺便扬了皇陵地宫。

但就像俗话常说的那样: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伙盗墓贼捅了这么大篓子,转眼就成了国家的重点抓捕对象。

在由海量警察构筑而成的天网之下,一小部分盗墓贼迫于压力选择了自尽,大部分盗墓贼被捕后执行枪决,其中就包括王绍义。

除此之外,也有少许盗墓贼出于种种原因侥幸活了下来,就比如说是这个名叫田老七的人。盗皇陵的时候,田老七抢走了康熙的九龙玉杯,后来听闻“上交文物,宽大处理”的宣告之后,他便主动上交了这件稀世珍宝,借此保住了自己的脑袋。

总得来说,不管是从哪个角度来看,王绍义等人的行为都是卑劣的。因为他们的一己之私,无数文物就此流离失所,成了外国富豪手中的藏品,它们背后所蕴藏的历史也就此湮灭,再也难寻其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revious post 人类幼崽养成记(22)~小花童
Next post 复旦微电获23家机构调研:公司第一款车规级MCU完成AEC-Q100考核并进入市场推广产品性能和品质获得客户普遍认可公司正在积极推广(附调研问答)